雷锋心水论坛最新网址
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 English  |  
  • 公務郵箱  |  
  • 中國地質調查局網站APP  |  
  • 中國地質調查局移動站點  |  
  • 中國地質調查局官微  |  

首頁 > 工作動態 > 地質行業信息

絕壁龍跡:自然歷史的腳印

——四川綦江國家地質公園探秘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李忠東 /文 朱興宇 /圖 發布時間:2019-02-25

蓮花卡利爾足跡線條圖 a-成年前足跡 b-成年后足跡 c-亞成年后足跡

老瀛山丹霞地貌

在四川盆地綦江的土地之下,埋藏著一個驚人的秘密,關于1億多年前森林和恐龍的秘密。

2003年,工作人員在老灜山蓮花堡寨考察地質災害時,意外在一個巖腔中發現許多神秘足跡。后經國內外專家研究,結果表明這處我國西南地區白堊紀中期最大規模的恐龍足跡群,在沉醒了億年之后重見天日。

億萬年的酷跑,絕壁上的龍跡

老瀛山,海拔1310米,綦江的名山和最高峰,得名于“老氏修煉遺址,狀類蓬瀛”民間傳說。如今山上的白云觀,仍香火繚繞。這些恐龍足跡,發現于老瀛山一處絕壁之上的巖腔中。絕壁上不沾天,下不著地,巖腔高不過2米,深不過數米。恐龍是如何將足跡留在這盈尺之地的呢?

這得從一種赤紅色的地貌說起。發現恐龍足跡的老瀛山,是典型的丹霞地貌。這里的丹霞以巖墻絕壁、穿洞孤石為典型,尤其是赤紅色的巖墻絕壁往往連綿數公里,蔚為壯觀。發現足跡的地方,名為蓮花保寨,位于一處丹崖絕壁中央的巖腔。蓮花保寨得名其實與恐龍足跡大有關系。由于這里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巖腔內空間開闊還極具隱蔽性。每遇戰禍匪亂,當地百姓皆來些躲避。偶然間,他們發現巖腔地面有許多像蓮花一樣的凹坑,不知為何物,便將這里命名為蓮花保寨。如今,這里還保存著寨門、寨室、石刻等古寨遺跡,以及大量石磨、石器等古人生活遺跡。億年前的恐龍足跡和人類長期生活在一起,這也算是一種奇觀。

蓮花保寨恐龍足跡群,在面積不到80平方米的地面上,共有9個化石層位,已發現古脊椎動物足跡656個。足跡產出層位之多,數量之大、分布之密集、類型之齊全、保存之完美、生物多樣性之豐富,在國內外均十分罕見。在足跡的保存方式上,已經發現了5種恐龍足跡化石類型,包括凹形足跡、凸形足跡、幻跡動態足跡、3D鑄模足跡。不同保存方式的足跡保存于同一個化石點,無論在中國還是世界上都不多見。

更神奇的是,在一枚長60公分、寬40公分的化石標本上,居然發了9個不同種類、不同運動方向,且相互交叉重疊的恐龍足跡。這些恐龍湊在一起做什么呢?

這些遠古的腳印來自于誰?據研究,它們分別是甲龍類、蜥腳類、獸腳類、鳥腳類等4種恐龍的“杰作”。除恐龍而外,還有翼龍類和古鳥類等非恐龍生物所留下的足跡。它們都來自于恐龍時代。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區域還發現了大量古鳥類足跡,這些足跡方向一致,體現了群體生活的特征。更難得的是,這批足跡與翼龍類足跡保存在一個層面上。具有競爭關系的兩類飛行動物同時出現在這里,這為我們提供了諸多古生態學珍貴信息。依稀間,我們仍能想像1億多前年,這里河湖縱橫、鳥飛魚躍、龍逐獸走,曾經是那么美麗和詩意。

留下這些腳印的恐龍呢?它們來自何方?又都到哪里去了?在綦江有沒有像自貢那樣的“恐龍公墓”呢?實際上,早在上世紀90年代,便不斷有人挖出零星的恐龍骨骼化石。2010年,綦江開始對發現骨骼化石的區域進行系統挖掘。經過多年的挖掘、修復、裝架,一只被命名為綦江龍的新種長頸龍,終于屹立在專門為它修建的展覽廳。但是,綦江龍并不是蓮花保寨足跡的制造者。因為,綦江龍生活在侏羅紀,而在蓮花保寨留下足跡的恐龍生活在白堊紀。它們至少差了幾千萬年。

恐龍足跡化石,是恐龍行走于未完全固結的沉積物表面時留下來的腳印,后經成巖作用而保存下來形成的化石。因為它們是原地形成的,因而最能反映原始的沉積環境具有良好的指示湖岸和近岸古環境的作用。作為古生物學的研究對象,恐龍足跡化石也是研究恐龍生理和生活習性的重要材料。因而,恐龍足跡化石是大自然用天然的錄像機為動物活動錄下來的“特寫鏡頭”,是自然歷史的腳印。

形成和發現恐龍足跡化石是低概率事件,它至少滿足3個條件:首先,恐龍將要經過的地面泥沙軟硬適度,便于恐龍在行走之后留下足跡,并保存一段時。太硬,龍足留不下腳印;太軟,腳印無法保存。其次,恐龍有幸剛好從這樣的地方路過,并把腳印留在軟硬適度的地面上。其三,腳印被破壞之前,迅速覆埋,形成化石。當然,更重要的是,這些埋藏在巖石的腳印還需要現代人發現的慧眼和運氣。

如此眾多的恐龍足跡,為何出現在這懸崖絕壁之上?恐龍是如何“爬上”絕壁,行走在逼仄的巖腔里的呢?實際上,恐龍生活的中生代,河湖縱橫,土地平闊。蓮花保寨所在地方,正好為湖濱帶。恐龍留下的足跡,在歲月中凝固成化石,隨后老瀛山在地殼運動中被抬升到高處,兩種不同硬度的巖石之間因為差異風化,在絕壁上形成巖腔。巖腔中,原來覆蓋在足跡上面的巖石逐漸崩解脫離并被帶走,埋在巖石中的足跡化石,終于有機會重見天日。不是恐龍在酷跑,酷跑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四川盆地以侏羅紀的恐龍化石聞名世界。但侏羅紀之后的白堊紀,那漫長數千萬年的歲月里,恐龍等古生物在此地到底如何繁衍生息,一直是個謎團。綦江蓮花保寨恐龍足跡群的發現,成為揭開這個謎團的一把金鑰匙。

侏羅紀的原始森林,翠屏山的木化石

恐龍是2.3億年前到約6500萬年前生活在陸地上的爬行動物,它們曾支配全球陸地生態系統超過1.6億年之久。四川盆地作為中國四大盆地之一,如今聚居著四川省和重慶市的絕大部分人口,是中國和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諸葛亮曾贊其“沃野千里,天府之土”。中生代時候的四川盆地,氣候溫潤潮濕,植物繁茂,是恐龍家園。這些不僅可以通過老瀛山的恐龍足跡化石得以驗證,縣城旁邊的翠屏山、古劍山所發現的木化石亦是證明。

2005年,幾名石匠在綦江城邊一個叫翠屏山的采石場挖出一根10多米長的圓柱形“石頭”,形似一棵大樹,“樹皮”紋理清晰。后經重慶市自然博物館鑒定后,確定為木化石。這種木化石系松杉科裸子植物,是中生代,也就是恐龍時代生長在這一地區的大型喬木,埋藏地質年代距今超過1.4億年。

所謂木化石,是遠古時候的植物樹木被埋藏在地層中,樹干周圍的化學物質如二氧化硅、硫化鐵、碳酸鈣等在地下水的作用下進入到樹木內部,在保留了樹木形態的條件下替換了樹木原來的木質成分,經過石化作用形成的植物化石。經調查,翠屏山木化石群共發現大小木化石29根,木化石的枝條和碎塊,共計60余處。

這些化石是中生代南洋杉型植物的化石—貝殼杉型木,我們可以推斷,在1.5億年前的中侏羅世,地處四川盆地邊緣的綦江地區,屬于亞熱帶—熱帶氣候,氣溫較高,陽光充足,雨水充沛,土地肥沃,土壤中富含植物生長所必須的各種營養元素。這里生長著高大的南洋杉木型常綠喬木,林下有著豐富的蕨類及其他植物。這些喬木是那樣的枝繁葉茂,枝頭三三兩兩地掛著幾只古蟬,樹下棲息著大大小小的恐龍。

綦江,是一個地名,同時一條江名。在地學界,綦江是一個光輝的名字。早在上世紀30年代,我國老一代地質學家李四光、翁文灝、丁文江、黃汲清等都曾來到綦江,以期從地質礦產的角度,尋找實業救國的之道。進入21世紀,兩次偶然的發現改變了這里的歷史,老瀛山白堊紀恐龍足跡化石群、翠屏山侏羅紀木化石以及以此為基礎建立的綦江國家地質公園,把我們帶入一個1億多年前的遠古時代,恐龍統治的時代。物換星移、滄海桑田,雖然無數的生命出現又消失,但自然界總有神奇的方法留下這些無字天書,向我們講述那個時代的故事。

雷锋心水论坛最新网址 广东体彩十一选五官网 彩票助赢计划网页版 pk10大小规律技巧 北京快乐8软件手机版 东方6+1开奖规则 大乐透后区最新杀号 江苏七位数中奖怎么看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体彩七位数对了三位数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